八字算命八字排盘八字测算测八字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命理测算八字命理

#中国#地支#命理#时辰#时间

在现代的理学中有一个争论存在,就是关于“子时”是否要区分为早子时和夜子时。认为需要区分“子时”的观点是,夜子时也就是当日的23时到0时,这一个小时需要使用次日的天干地支,而早子时是指凌晨的0时到1时,这一小时内需要使用当日的天干地支。认为不应该区分“子时”的观点是,我们应该秉承十二时辰制,子时就是第二天的开始,我个人也是支持不区分“子时”这个观点的。

聊起“子时”这个话题,就不得不提一下我们中国人对时间的划分,早在西周时期我们就开始使用十二时辰制了,到了西汉时期为十二时辰命了名,依次为夜半、鸡鸣、平旦、日出、食时、隅中、日中、日昳、晡时、日入、黄昏、人定,并且配以十二地支来表示,以晚上11点到凌晨1点为子时,来作为新一天的开始,依此递推。

 

我们中国的时间叫做“时辰”,名字很风雅又令人敬畏,古人的心思是非常细腻的,把一天分为十二个时辰,一个时辰有四刻,一刻有三盏,一盏茶有两柱,一炷香有五分,一分有六弹指,一弹指有十刹那,而一盏茶的时间是十分钟,一炷香是五分钟,一弹指是十秒钟,那么一刹那就只有一秒钟,这无数个一弹指、一刹那合在一起,就成了我们中国人的一辈子。

 

了解了中国人对于时间的划分,你就不会困惑是否需要区分早晚“子时”了。这也并不是“子平法”推理的主流,然而在排列四柱的时候,一个天干或者一柱的差别,会产生天翻地覆的差异,因此在习惯了24小时制的当下,才会产生早子时和夜子时区分的想法。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阐述。

首先就是历法层面,前文中我说了我国是自西周起就开始使用十二时辰制的,并且在西汉时期已经做到了完善,并且配以了十二地支。因此自那时候起,中国就一直是以“子时”作为一天的起点,并且一直沿用到了明代晚期甚至于清代中期。

 

翻阅古书可以得知,直到明代晚期的时候,在天文历法上仍然是以子时作为一天的起点的,而午夜十二点叫做“子正”,那个时代并没有早子时和晚子时的概念,并且我查找了我能翻到的所有明代和清早期的命书,都没有发现所谓的“早子时”和“晚子时”这样的词语,因此可以断定,在使用《大统历》的明代绝对是没有这个说法的。

 

直到清代顺治元年,德国传教士汤若望上呈清廷《西洋新法历书》,并且由多尔衮定名为《时宪历》开始实施,并且最终在康熙九年的1670年才最终取代了《大统历》,而彻底施行,以前文中我提到的“子正”0时作为了时间交换点,从而子时就有了跨越两天的分野问题。

虽然从1670年开始,子时就有了横跨两天的分野问题,然而我想说的是命理学的干支纪法,早至隋唐时期就已经存在了,能够明确留存下来的古书如《李虚中命书》就已经有四柱了,难那个时候有早晚子时了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可以断定所谓“夜子时”无非就是1670年之后,慢慢衍生出来的人云亦云而已。

 

其次还有一个个原因,就是民间的时间准确性问题,在钟表普及之前的广大中国,每个人都是很难确定自己的出生具体时间的,尤其是在黑天之后出生的,很多都是靠“子午卯酉仰面而生,寅申巳亥侧面眠,辰戌丑未面伏地”等等民间口诀来确定的,直到计时工具普及了之后,出生时间才变得准确了。时间准确了,就有人吹毛求疵了,想着既然是24小时制,那么就应该以0时为界限来排列四柱。

 

综上所述,我本人非常不认同当下流行的早晚“子时”的,四柱诞生在中国传统的历法制度之内,就要按照传统的十二时辰制来排列。子时称为“夜半”,作为一天的起点已经近两千年了,并且十二时辰是那么风雅和美的创造,为什么要破坏和否定呢?

 


 


 

 

早子时,夜子时,子时,李虚中命书,四柱早子时,夜子时,子时,李虚中命书,四柱早子时,夜子时,子时,李虚中命书,四柱早子时,夜子时,子时,李虚中命书,四柱早子时,夜子时,子时,李虚中命书,四柱早子时,夜子时,子时,李虚中命书,四柱早子时,夜子时,子时,李虚中命书,四柱早子时,夜子时,子时,李虚中命书,四柱早子时,夜子时,子时,李虚中命书,四柱早子时,夜子时,子时,李虚中命书,四柱早子时,夜子时,子时,李虚中命书,四柱早子时,夜子时,子时,李虚中命书,四柱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拨打网站电话或发送邮件至1330763388@qq.com 反馈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文章标题:早子时还是夜子时?我们中国的时辰不是这样论的,子时不存在早晚发布于2022-05-03 12:0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