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孝惠皇帝中之下太安二年(公元303年)

太尉乂奉帝攻张方,方兵望见乘舆,皆退走,方遂大败,死才五千馀人。方退屯十三里桥,众惧,欲夜遁,方曰:“胜负兵家之常,善用兵者能因败为成。今我更前作垒,出其不意,此奇策也。”乃夜潜进,逼洛城七里,筑垒数重,外引廪谷以足军食。乂既战胜,以为方不足忧。闻方垒成,十一月,引兵攻之,不利。朝议以乂、颖兄弟,可辞说而释,乃使中书令王衍等往说颖,令与乂分陕而居,颖不从。乂因致书于颖,为陈利害,欲与之和解,颖复书:“请斩皇甫商等首,则引兵还鄴。”乂不可。颖进兵逼京师,张方决千金堨,水碓皆涸。乃发王公奴婢手舂给兵,一品已下不从征者,男子十三以上皆从役,又发奴助兵;公私穷踧,米石万钱。诏命所行,一城而已。

骠骑主簿范阳祖逖言于乂曰:“刘沈忠义果毅,雍州兵力足制河间,宜启上为诏与沈,使发兵袭颙。颙窘急,必召张方以自救,此良策也。”乂从之。沈奉诏驰檄四境,诸郡多起兵应之。沈合七郡之众凡万馀人,趣长安。

乂又使皇甫商间行,赍帝手诏,命游楷等罢兵,敕皇甫重进军讨颙。商间行至新平,遇其从甥,从甥素憎商,以告颙捕商,杀之。 

安北将军、都督幽州诸军事王濬,以天下方乱,欲结援夷狄,乃以一女妻鲜卑段务勿尘,一女妻素怒延,又表以辽西郡封务勿尘为辽西公。濬,沈之子也。   

孝惠皇帝中之下永兴元年(甲子,公元304年)

长沙厉王乂屡与大将军颖战,破之,前后斩获六、七万人。而乂未尝亏奉上之礼;城中粮食日窘,而士卒无离心。张方以为洛阳未可克,欲还长安。而东海王越虑事不济,癸亥,潜与殿中诸将夜收乂送别省。甲子,越启帝,下诏免乂官,置金墉城。大赦,改元。城既开,殿中将士见外兵不盛,悔之,更谋劫出乂以拒颖。越惧,欲杀乂以绝众心。黄门侍郎潘滔曰:“不可,将自有静之者。”乃遣密告张方。丙寅,方取乂于金墉城,至营,炙而杀之,方军士亦为之流涕。   

公卿皆诣鄴谢罪;大将军颖入京师,复还镇于鄴。诏以颖为丞相,加东海王越守尚书令。颖遣奋武将军石超等帅兵五万屯十二城门,殿中宿所忌者,颖皆杀之;悉代去宿卫兵。表卢志为中书监,留鄴,参署丞相府事。   

河间王颙顿军于郑,为东军声援,闻刘沈兵起,还镇渭城,遣督护虞遵夔逆战于好畦。夔兵败,颙惧,退入长安,急召张方。方掠洛中官私奴婢万馀人而西。军中乏食,杀人杂牛马肉食之。   

刘沈渡渭而军,与颙战,颙屡败。沈使安定太守衙博、功曹皇甫澹以精甲五千袭长安,入其门,力战至颙帐下。沈兵来迟,冯翊太守张辅见其无继,引兵横击之,杀博及澹,沈兵遂败,收馀卒而退。张方遣其将敦伟夜击之,沈军惊溃,沈与麾下南走,追获之。沈谓颙曰:“知己之惠轻,君臣之义重,沈不可以违天子之诏,量强弱以苟全。投袂之日,期之必死,菹醯之戮,其甘如荠。”颙怒,鞭之而后腰斩。新平太守江夏张光数为沈画计,颙执而诘之,光曰:“刘雍州不用鄙计,故令王得有今日!”颙壮之。引与欢宴,表为右卫司马。  

柏杨白话版:303晋 太安二年

    全国武装部队总司令司马乂在击败北方成都兵团后,陪同皇帝司马衷,回军攻击西方河间兵团司令官张方,河间兵团看见皇帝御驾亲征,全部向后退走,霎时大败,死亡五千余人。张方退守十三里桥(洛阳城西六千米),大家恐惧,打算乘夜撤退。张方说:“胜败是兵家常事,卓越的指挥官可以利用失败造成的形势转为胜利。我们要向前推进,构筑工事,会大出敌人意料之外,这是奇计。”在夜色掩护下,向洛阳挺进,逼近距城池七里的地方,构筑营垒,一连很多层,夺取城外仓库,供应军粮。司马乂既然战胜,对张方已不再担心,等得到情报,张方的营垒已快筑成。

十一月,司马乂率军进攻张方,失利。

司马颖遂再进攻京师,张方更破坏千金坝(千金堨·洛阳城西),于是洛阳缺水,河川、水井以及磨坊用的水源,全都枯竭。司马乂不得已,发动各亲王、各公爵以及三公级官员家中的奴仆婢女,手捣谷米,供给军营,一品(最高等级)以下官员,身不在军营中的,家里十三岁以上的男子都要担任战斗任务;又征调奴仆参加军队,公私都陷入毫无希望的绝境,谷米每石价格高达一万钱。皇帝诏书所及,只不过限于洛阳城里。骠骑将军府主任秘书(主簿)范阳国(河北省涿州市)人祖逖(司马乂为时任骠骑将军),对司马乂说:“雍州(州设长安【陕西省西安市】)州长刘沈,忠义果敢,而他所拥有的兵力,又足以控制司马颙。最好是请皇上下诏给刘沈,命刘沈出兵袭击司马颙,司马颙为了自救,一定召回张方,这是上策。”司马乂同意。刘沈接到诏书后,向四方传达这项命令,很多郡县起兵响应。刘沈共集结七个郡的兵力,约一万余人,进攻司马颙所在的长安(陕西省西安市)

  司马乂派皇甫商暗中西行,携带皇帝的诏书,命金城郡(甘肃省兰州市东)郡长游楷等停止对皇甫重攻击,并命皇甫重进军讨伐司马颙。皇甫商化装成普通平民,已走到新平郡(陕西省彬县),遇见他的一位堂甥,而这位堂甥素来憎恨这位堂舅,就报告司马颙。司马颙遂逮捕皇甫商,斩首。

  安北将军兼幽州军区司令长官(都督幽州诸军事)王浚,眼看天下大乱,打算结交夷狄,作为外援,遂把一个女儿嫁给鲜卑段家部落酋长段务勿尘,另一个女儿嫁给鲜卑另一酋长宇文素怒延(属宇文部落【内蒙古老哈河上游】,参考去年【三〇二年】十二月)。又上书中央,封段务勿尘为辽西公(首府令支【河北省迁安县】),把辽西郡(河北省卢龙县)作为采邑。王浚是王沈的儿子(王沈出卖曹魏帝国四任帝曹髦事,参考二六〇年五月)

304(晋·太安三年 永安元年 建武元年 永兴元年)

    长沙王(厉王)司马乂不断击破最高统帅(大将军)司马颖的攻势,前后斩杀六七万人,在战况最紧张之时,司马乂对皇帝司马衷(本年四十六岁)的礼敬,一点都没松懈,首都洛阳城中粮食日渐缺乏,可是士卒毫无离心。河间兵团司令官(都督)张方,认为不可能攻陷洛阳,打算回军长安(陕西省西安市),而洛阳城内突然发生政变。东海王司马越(皇帝司马衷的堂叔)认为这场战争不可能获得胜利。

  正月二十五日,司马越暗中跟金殿禁卫军将领,突入大营逮捕司马乂,送到其他处所羁押。

  正月二十六日,司马越报告皇帝司马衷,下诏免除司马乂所有官职,囚禁金墉城(洛阳城西北角离宫),大赦,改年号(之前是太安三年,之后是永安元年)。可是等打开城门,发现攻城军疲惫凌乱,根本不是对手,将领们大为后悔,打算救出司马乂,重新对抗。司马越恐怕司马乂出狱后的报复,决定诛杀司马乂,断绝大家的念头。禁宫咨询官(黄门侍郎)潘滔说:“你不必亲自动手,自会有人替你把障碍肃清。”遂派人秘密通知张方。

  正月二十八日,张方到金墉城带走司马乂,回到大营,燃起烈火,把司马乂活活烤死(年二十八岁),哀哭之声,传播营外,连张方的士兵都痛哭流涕(“八王之乱”第五王结束。司马乂自前年【三〇二年】十二月取代司马冏,到本年正月被杀,为权一年零二个月)

  中央朝廷三公级及部长级以上官员,都到邺城(河北省临漳县西南邺镇)向成都王司马颖请罪,司马颖遂入京师(首都洛阳),但立即又回邺城。皇帝司马衷下诏,任命司马颖为丞相,加授东海王司马越代理国务院最高行政长官(守尚书令)。司马颖派奋武将军石超等率军五万人,把守洛阳十二个城门(洛阳东城:建春门、东阳门、清明门;西城:广阳门、阊阖门、西明门;南城:开阳门、津阳门、平昌门、宣阳门;北城:大夏门、广莫门)。金殿禁军将士,司马颖从前所忌恨的,全部诛杀,剩下的也都调走,由成都兵团接替。推荐并任命(表)卢志为总立法长(中书监),但仍留邺城,负责主持丞相府事务。

  河间王司马颙驻军郑县(陕西省华县),作为张方的声援。听到雍州(陕西省中部)州长(刺史)刘沈起兵消息(参考去年【三〇三年】十一月),回军渭城(陕西省咸阳市),派大营指挥官(督护)虞夔进抵好畤(陕西省乾县)迎战,大败:司马颙惊慌失措,退入长安,急命张方回军。张方掳掠洛阳官府的和私人的奴仆婢女约一万余人西返,中途,粮食告尽,就用人代替,杀人之后,把人肉羼杂在牛肉、马肉中吞吃(杀什么人?如果不是沿途居民,定是掳掠的奴仆婢女,一恸)

刘沈渡过渭水攻击,司马颙屡战屡败。刘沈命安定郡(甘肃省镇原县东南曙光乡)郡长衙博、人事官(功曹)皇甫澹,率精锐部队五千人袭击长安,突入城门,奋战而前,直冲到司马颙营帐之下。可是,约定的刘沈援军,却不能及时抵达会师。冯翊郡(陕西省大荔县)郡长张辅,发现突击部队无以为继,率军拦腰攻击,斩衙博、皇甫澹,突击部队大败,收拾残兵,退出长安。晚,张方派他的将领敦伟(敦,姓)夜袭,刘沈军崩溃。刘沈跟他的部属,向南逃亡,被追兵拿获。刘沈告诉司马颙说:“知遇之恩轻(司马颙留刘沈为总参谋长【军师】,继作雍州【陕西省中部】州长【刺史】事,参考去年【三〇三年】三月),君臣之义重,我不能违背天子的诏书,盘算强弱利害,以求活命。起兵之日,已知道必死,纵然被剁成肉酱,心甘情愿。”司马颙气得发狂,下令先施鞭打,然后腰斩。新平郡(陕西省彬县)郡长、江夏郡(湖北省云梦县)人张光,是刘沈的智囊,屡次向刘沈提供计策。司马颙搜捕到他,向他责问,张光说:“刘沈不用我的谋略,大王才有今天。”司马颙佩服他的胆量,请他饮酒欢宴,向中央推荐并任命(表)他为右翼皇城城门护卫官(右卫司马)

读书笔记:长沙王司马乂是八王中唯一有政治头脑和军事才能的人,他在首都主持朝政,却能事事请求兵多势大的司马颖,保持权力的平衡;面对司马颖、司马联军的强大兵力,能顽强抵抗,并不断取得胜利。可惜功败垂成,被司马越这个二货廉价出卖。面对复杂局势,“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资治通鉴,资治通鉴白话文,资治通鉴在线阅读, 资治通鉴简介

欢迎访问mlbaikew.com

声明:部分文章来自于网友投稿及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核实删除

文章标题:读《资治通鉴》1248——司马越叛变司马乂失败发布于2021-07-08 00:32:1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