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探讨“操蛇之神”在民间信仰中的具体内涵,首先必须明确其所指为何。结合考古文献的多重材料,我们发现“操蛇之神”并非特指某一位神明,按照出现时间的先后并结合历史演进的客观规律稍加分类整合,便可初步得出“操蛇之神”的身份约有五种:山神、巫师、方相氏、神鸟以及英雄人物。除了《列子》中出现的“操蛇之神”,在《山海经》的时代,先民们亦曾描绘过众多神明手执灵蛇的形象,可以视作是早期的“操蛇之神”:“神于儿居之,其状人身而身操两蛇,常游于江渊,出入有光。”“又有神衔蛇操蛇,其状虎首人身,四蹄长肘,名曰强良。”甚至我们在神话故事中熟知的夸父,也可归入“操蛇之神”的范畴:“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在《海外北经》一章中也有对夸父的具体介绍:“其为人大,右手操青蛇,左手操黄蛇。邓林在其东,二树木。一曰博父。”

《山海经》在提及这些“操蛇之神”时有个共同的语境,即这类神明多居住在山海之中,也有学者结合出土文物的相关资料撰文指出,众多操蛇者的形象中确有山神的存在:“从现有资料来看,上述这些操蛇者图像,其中就有山神。如战国时期淮阴高庄墓葬的铜器图像中,就有一位两手操蛇,双腿蹲踞的神人。该神人置身于林木葱茏和鸟兽奔驰的山丘之内,所表现的应是某位山神。”由此也可以进一步佐证《列子·汤问》中,因愚公移山举动而禀告天帝的那位“操蛇之神”,亦当为山神的形象。可以说山神是“操蛇之神”最初也是最为凝练的形象,此后历代典籍也往往沿用这一意象,在提及“操蛇之神”时多指山神或自然神。

像是明人邹迪光游览雁荡山时,对奇崛山势发出的惊叹:“而又有虎踞石、安禅谷者,附平霞而出,其位置匀其步骤,严其肖物,真其向背,当其骨法,崚嶒而神情妙丽,是偃师之木会也,奇肱氏之车也,公输般之屋也,梓庆之鐻,而墨子之飞鸢也。操蛇之神,技一至此哉!”又如在笔记小说《夜谭随录》中,“操蛇之神”俨然已成为了全知全能的存在,可以见证人们在山林中的一切活动:“今日郎有言,操蛇之神,无不闻之;泉水松风,悉为羔雁。行矣,无辜负普救佳会也!”

《山海经》中所出现的“操蛇之神”,不仅是早期先民神明信仰的生动写照,还彰显出其时浓重的巫文化色彩。龙和蛇作为沟通天地的使者,常常具有上天入水的灵力,因而巫觋在通灵时也往往执蛇,以期借助灵蛇之力来达到更好的状态,从这一意义来讲,巫觋亦可属于“操蛇之神”的范畴。例如《海外西经》中便提到了:“巫咸国在女丑北,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蛇,在登葆山,群巫所从上下也。”《海外东经》又载:“雨师妾在其北,其为人黑,两手各操一蛇,左耳有青蛇,右耳有赤蛇。一曰在十日北,为人黑身人面,各操一龟。”甚至将“蛇”“巫”二字连用以为山名:“蛇巫之山,上有人操棓而东向立。一曰龟山。”相较于对“操蛇之神”山神身份的认知,后世对其巫觋身份的认可度稍显微弱,清人方浚颐曾在诗中畅想操蛇巫觋的情景:“翩然跨鹤穿穹嵌,眼前俄顷殊仙凡。银汉乘槎不张帆,左右操蛇从巫咸。”

在山神和巫师的身份之外,“操蛇之神”的形象还曾广泛出现在墓葬中,以方相氏的身份同隐蔽在地下世界的黑暗势力抗衡,保护墓主人亡灵的安宁。“操蛇方相”这一形象的诞生,恐怕与蛇类所具有的某些特征是紧密相连的。《淮南子》提到像蛇这类鳞虫,因长期蛰伏在地下,故而有阴郁的属性:“毛羽者,飞行之类也,故属于阳。介鳞者,蛰伏之类也,故属于阴。”在宋人晁补之的笔下,操蛇的神明便负责掌管往生的魂灵:“巨神操蛇,唯魂是囚些。淫氛瀰雾,八方错易,魂往安投些!”古人认为蛇类具有穴居和冬眠的习性,唯恐其进入墓葬中对逝者的亡灵进行侵扰和危害,因此墓葬中屡屡出现或以图像,或以镇墓俑形象的“操蛇之神”,以起到驱逐蛇害保护亡灵的作用。

此外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操蛇之神”,这类神灵的形象在文献资料以及出土文物中,要么以神鸟的形象出现,要么具有非常明显的鸟类特征。例如《山海经》中提到的神鸟凤皇,就表现为戴蛇践蛇的形象:“开明西有凤皇、鸾鸟,皆戴蛇践蛇,膺有赤蛇。”又有鸟足神怪持蛇啗蛇:“又有黑人,虎首鸟足,两手持蛇,方啗之。”若结合出土实物的相关资料,我们又会欣喜地发现“神鸟操蛇”“羽神操蛇”的题材在战国时代曾一度非常盛行。河南辉县琉璃阁以及洛阳西工131号战国墓出土的铜壶中,都饰有伸展双翼而又两手操蛇的神灵。伴随这些神灵出现的,在其两旁往往还有神鸟践蛇食蛇的形象,三者共同构成一个颇有意蕴的整体。

在民间故事中,“操蛇之神”的形象又产生了一类变体,即英雄人物斩蛇而获得由该蛇变幻而来的神秘兵器,手执神兵的英雄仿佛就拥有了某种独特的话语权。像是《说岳全传》就曾提到少年岳飞意外所获神矛,即是由大蛇幻化而来:“只听得呼的一声响,一霎时,星雾迷漫,那蛇铜铃一般的眼露出金光,张开血盆般大口,望着岳飞扑面撞来。岳飞连忙把身子一侧,让过蛇头,趁着势将蛇尾一拖。一声响亮,定睛再看时,手中拿的那里是蛇尾,却是一条丈八长的蘸金枪,枪杆上有‘沥泉神矛’四个字。”操持神枪的岳飞仿佛获得了某种“天授神权”的力量,使得他在历次战斗中如虎添翼。

蒙古族神话中为拯救百姓而射掉九个太阳的乌恩,也是意外获得了由蛇变幻而成的宝剑:“赤兔好像有意逗引乌恩似的,紧追紧跑,慢追慢跑。不知不觉追了一个多时辰,眼看再有几步就要追上了。忽然眼前红光一闪,赤兔没影了,一条亮闪闪的大蛇分开草丛直扑过来。乌恩手疾眼快,一闪身用手抓住蛇尾,抡起来往身旁的一块石头上砸去,只听‘咔嚓’一声响,火星四射,石头两半啦!乌恩低头细看,哪里还有什么大蛇,原来手中拿着一把雪亮的宝剑。乌恩喜出望外,当下挥动宝剑朝身边的野草一削,只见白光闪处,草茎纷纷断落。”这类“操蛇之神”的形象起源较晚,与早期先民的神灵信仰相比,他们身上所附着的神性已经大大减弱,可以说是更为人性化的“操蛇之神”。



文字来源:中国古代“操蛇之神”形象初探,薛欣欣

图片来源:网络



俯仰终宇宙

不乐复如何


让我们一同回到

洪荒时代

观志异荒诞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阿长与山海经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阿长与山海经读后感 阿长与山海经读后感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拨打网站电话或发送邮件至1330763388@qq.com 反馈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文章标题:《山海经》中“操蛇形象”探析(一)发布于2023-06-29 10:22:5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