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茅盾为代表的一部分学者认为,西王母执掌五行残杀之气,应该是一个凶。她之所以在后世演化为“有不死之药”的神及仙人,是因为后人“依着他们当时的流行信仰,剥落了原始的犷野的面目,给披上了绮丽的衣裳”。针对这一观点,一些学者提出了质疑。《〈山海经〉西王母的正神属性考》一文指出,《山海经》中的西王母与后代西王母具有一致性,西王母“本质上是一个具有正面性质的神,甚至是一个具有潜在吉利性质的神”而非凶神。另外,刘宗迪《失落的天书》也指出西王母不是凶神。归纳起来,“凶神”说和“正神”说论争的焦点主要集中在西王母的形象和职能两个方面。

“凶神”说认为,西王母作为一个半人半兽神,外观具有“豹尾虎齿,蓬发戴胜”的兽性特征,显得狞厉而野蛮,这是凶神特有的形象。“正神”说则指出,“蓬发”不是蓬头乱发,而是头发浓密,“戴胜”更是文明的标志,表现出西王母气度庄严。至于“豹尾”和“虎齿”,只是西王母身上的一点点动物特征,不影响她作为人形神的整体面貌。相比之下,《山海经》中“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的神才是真正的“半人半兽”神。此外,《海内北经》中西王母“梯几”的姿态颇似德高望重的老者,这令她的人性特征更加明显。

“凶神”说的另一个关键证据是西王母“司天之厉及五残”的职能。对于“厉”和“五残”的含义,学界向来有一些争议。郭璞注云:“主知灾厉、五刑残杀之气也。”认为“厉”是灾厉,“五残”是五行残杀之气。郝懿行则不同意郭璞的说法,主张“厉”和“五残”都是星名。《史记·天官书》云:“五残星,出正东东方之野。”《正义》云:“五残,一名五锋,出正东东方之分野。状类辰星,去地六七丈。见则五分(方)毁败之征,大臣诛亡之象。”可见“五残”是预兆灾难的星辰。“厉”则比较复杂,或可解释为决定厉活动的大陵星。无论哪种解释,“厉”和“五残”都是预示凶兆的事物,而掌握它们的西王母自然也是一个凶神。袁珂指出:“西王母本是西方的疫疠之神,主杀生”。也有学者从二十八宿的星辰神话角度,认为西王母是西方七宿白虎星象化身,神职功能是“威严凶恶的刑神”。

对于这种说法,“正神”说进行了辨析。《〈山海经〉西王母的正神属性考》一文提出,郭璞的注解中明确说西王母的职掌是“主知”灾厉、五行残杀之气等,而非直接降灾或杀人。这种预知能力是人类希望拥有的,因此“西王母实际上掌握的是死亡秘密,是人类最希望接近的天神”。刘宗迪则指出,西王母“司天之厉及五残”的职能,“正是为了消灾祛祸,赐福人间。唯有消灾,方能邀福,这是世俗信仰之通则”。先预知灾难,再消灾祛祸,是西王母作为吉神对人间进行赐福的必要过程。

笔者认同《山海经》中的西王母是一个具有正面性质的神。除了“正神”说提出的上述论证之外,笔者以为还可从中国古代神话传统的视角来认识这个问题。与其他民族不同的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人物绝大多数都具有一种“英雄性”。对于神性特征比较明显的神话形象,这种“英雄性”表现为自我牺牲与开创精神,如盘古死后身躯化为万物、女娲炼石补天为人类平息自然灾害。对于介于人神之间的神性人物,这种“英雄性”则表现在为百姓谋福利的圣贤行为,如黄帝大战异族首领蚩尤、后羿射日、大禹治水等等。正如有学者指出的,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灵不仅人格鲜明,同时还“表现有一种尚公的品质”,具有“保民佑民的责任感”。与古希腊、古印度神话不同的是,古代中国神话表现出的是一种“利人”精神。

一方面,“利人”是相对于“利己”而言。比起为个人利益争斗残杀的西方众神,中国的神明通过艰苦奋斗谋的是民众的福利,绝非一己之私。另一方面,“利人”是相对于“害人”而言。在古印度神话中,湿婆等天神具有毁灭和破坏的职能,本质上是反人类的,而这种形象在求利避害的中国神话中几乎看不到。换句话说,中国远古神话可能出现正神、吉神和具有神性的反面人物(如蚩尤),但不大可能存在反人类的凶神形象。中国古代的神话不同于宗教信仰,其中的观念是朴素的,反映了初民对世界的认知。如果把《山海经》中的西王母定为凶神,似乎有悖于初民的原始心理和由此衍生的神话传统。

另一方面,《山海经》中的西王母虽然能预知灾难,但不一定就是生命之神。《山海经》只说西王母“司天之厉及五残”,掌管星象及灾厉之气,但这与人的生命并没有直接联系。认为西王母执掌生命大权的重要依据,是西王母掌握“不死药”,但这在《山海经》中并未明确记载,只是部分学者的一种推测。实际上,直到汉代之后,西王母有“不死药”的说法才流行开来,例如《淮南子·览冥训》云“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这可能是后人将西王母、昆仑山与“不死药”传说相互联系附会的结果。所以,袁珂认为西王母“本是西方的疫疠之神,主杀生;她既然能夺取人们的生命,自然也能赐予人们的生命”显然是根据后世记载的一种反向推断,并不一定就是《山海经》文本的原意。我们可以推测,在初民的观念中尽管已经有了朴素模糊的生命意识,但未必就能想象出一个具体的死神形象。“阎王爷”这样专门职掌生死的神灵,应该是民间传说长期演化的结果。

综上所述,《山海经》中的西王母其身份,是远古时代的一位女性神明;其神职和属性,是能够预知灾祸的正神,并不带有凶神的性质。在《山海经》记载的基础上,后世的教及民间传说对西王母形象几度演化,让她从蓬发戴胜、豹尾虎齿的原始蛮神逐渐变成美丽女神王母娘娘”。这一演化的基本前提正是历代西王母形象的内在一致性。



文字来源:《山海经》中西王母的神话形象新探,朱佳艺

图片来源:网络

视频来源:腾讯视频


俯仰终宇宙

不乐复如何


让我们一同回到

洪荒时代

观志异荒诞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阿长与山海经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阿长与山海经读后感 阿长与山海经读后感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拨打网站电话或发送邮件至1330763388@qq.com 反馈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文章标题:《山海经》中西王母的神话形象(四)发布于2023-06-29 10:23: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