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也从《左传》、《国语》中刺取素材。

(一)《海外南经》:“有人二八,连臂,为帝司夜于此野……其为人小颊赤肩,尽十六人。”明人杨慎说二八之神即后世夜游神,清郝懿行以为是野仲、游光等恶,我以为就是文公十八年传的“八元”、“八恺”。八元乃高辛氏八位才子:伯奋、仲堪、叔献、季仲、伯虎、仲熊、叔豹、季貍;八恺乃高阳氏八位才子:苍舒、溃散、祷戭、大临、尨降、庭坚、仲容、叔达。传言“舜臣尧,举八恺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时序,地平天成;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义、母慈、兄友、弟共(恭)、子孝,内平外成。”此十六人皆传说中有劳于民事者,我疑其为二八神的原形理由有二:1.所谓“为帝司夜”应是对“莫不时序”的误解;2.传文与八元、八恺对举的少氏不才子穷奇已收入《海内北经》,它是识别二八神与八元、八恺关系的重要线索。

(二)《山海经》有三处说到羿的故事。《海外南经》:“羿与凿齿战于寿华之野,羿射杀之,在昆仑东。羿持弓矢,凿齿持盾。”这里与羿大战之凿齿必为人,故《大荒南经》明言“有人曰凿齿,羿杀之”,其中没有一点神话的成分,我以为“凿齿”就是由《庄子·齐物论》(又见《应帝王》、《天地》、《知北游》、《徐无鬼》)中之得者“齧缺”演化而来。《海内经》中的羿已具神话色彩,说“帝俊赐羿彤弓素,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至于羿射十日、取西王母不死之药以及与嫦娥的感情纠纷,在《山海经》中尚未形成。《庄子·齐物论》:“昔者十日并出,万物皆照,而况德之进乎日者乎?”意思是圣德所临,无幽不烛,胜似十日并出。《竹书纪年》“胤甲居西河,十日并出”,说的是祥灾异,与羿皆无关系。

《左传》襄公四年谈到夏初一件重要史事,谓后羿取夏民而代夏政,后用奸人寒浞,浞又杀羿而有其国。这段历史成为后世沉痛的教训,《论语·宪问》:“羿善射,荡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意思是恃射艺而穷兵黩武不及造福于民而得善果。从文献的先后顺序看,羿由有穷氏之君进而至于射杀凿齿、射落十日,取西王母药,嫦娥飞月是逐次由人而神,断非什么神话的历史化。有的神话学家对此感到棘手,于是打算将《左传》之羿与《山海经》之羿一分为二,说“(羿)非夏代之有穷后羿”,但是你若细读《左传》原文,其或称羿,或称后羿、夷羿、帝夷羿,故分裂他的事迹是徒劳的。

(三)《左传》有一则与后羿相关的传说。昭公二十八年:“昔有仍氏生女,黑而甚美,光可以鉴,名曰玄妻,乐正后夔娶之,生伯封,实有豕心,贪婪无厌,忿颣无期,谓之封豕。有穷后羿灭之,夔是以不祀。”后夔娶玄妻所生之伯封又曰封豕,乃由本性贪狠而得名。封豕是大野猪,喻为毒蛇猛兽,定公四年申包胥说:“吴为封豕长蛇,以荐食上国”,即此之谓,由于伯封是后羿所灭,故神话里产生了羿射封豕长蛇的故事。《海外西经》有兽名“并封”,“其状如彘,前后皆有首,黑。”几乎照抄《王会》之文,是到《逸周书》作者之手伯封(周书作鳖封)已是野猪之名,如《山海经》之文另有来历,何以与《王会》丝毫不爽!

《山海经》中另一类看似古怪的人物实际是人们曾经目验的历史事实,根本不是神话。如《海外东经》:“大人国……为人大,坐而削船”。大人国有很久的历史,《鲁语》:“吴伐越,堕会稽,获骨焉,节专车……仲尼曰:`丘闻之,昔禹致群神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其骨节专车,此为大矣。'客曰:`敢问谁守为神?'仲尼曰:`山川之灵,足以纪纲天下者,其守为神,社稷之守者为公侯,皆属于王者。'客曰:`防风,何守也?'仲尼曰:`汪芒氏之君也,守封、之山者也,为漆姓,在虞夏商为汪芒氏,于周为长狄,今为大人。”神话家见“禹致群神”,就把禹收入在神籍的簿记中,外传明言所谓“群神”乃主祀山川神灵的地方君长,因其为神灵的人间代表而蒙以神名。这个体格魁伟的民族在历史上先称汪芒、次称长狄,春秋末称大人,文公十一年《左传》备述春秋之世他们屡遭各国剿灭的悲惨历史:“瞒侵齐,遂伐我……十月甲子,败狄于咸,获长狄侨如……初,宋武公之世,鄋瞒伐宋,司徒皇父帅师御之……以败狄于长丘,获长狄缘斯……晋之灭潞也,获侨如之弟焚如。齐襄公二年,瞒伐齐,齐王子成父获其弟荣如……卫人获其弟简如,鄋瞒由是遂亡。”这个居住在晋卫宋鲁齐五大国间的民族,其屡战屡败的事迹皆有年代可记,如果把“禹致群神”理解为神话,那么春秋五国岂不是与神的子孙作战吗?

与大人国对举的就是周饶国,这种现象在《山海经》中还有一些,如丈夫国与女子国,三首国与三身国,长臂国与长股国,这种对应关系在《山海经》以后还在陆续发展,如《神异经》以东王公对西王母,我们很难想像史前的中国人就创造了如此整齐的神话体系。《海外南经》之周饶国即《大荒南经》之焦侥,周饶、焦侥皆侏儒之音变。《鲁语》:“焦侥氏长三尺,短之至也。”注家炫耀博学,不知进止,往往引《神异经》、《博物志》之类以为谈助,如《括地志》以大秦国南矮人当之,尽管希罗多德确曾记载了居于非洲的侏儒①,但春秋时中国与域外的交往断不及此。林惠祥说马来半岛、安达曼群岛、菲律宾、新几内亚、缅甸居住的海洋尼革罗系矮人②,可能就是中国古书上提起的侏儒民族,如《通典》说汉明帝时此族曾通使中国,“其人长三尺”,故《山海经》置之于荒远的《海外南经》,这些散居在印度洋和南太平洋岛屿上的居民近代人类学家写过好几部专门的调查记,有人甚至认为他们是人类进化阶段上最古老的民族,③关于他们的故事决不是什么神话。

《山海经》志怪还有一部分完全是在误解或曲解古书基础上形成的,这种情形往往被神话家疏忽。例如,(一)《海外北经》有聂耳国,经云:“聂耳之国……使两文虎,为人两手聂其耳,县(悬)居海水中,及水所出入奇物,两虎在其东。”聂耳即摄耳。摄,持也。由于耳大出奇才须两手摄持。我以为此国即由老子附会而来。先秦文献上老子又曰老聃,老为高寿之名,聃从耳,《说文解字》训“耳曼也”,段玉裁注:“曼者,引也。耳曼者,耳如引之而大也。”《史记·老子列传》:“老子者……姓李氏,名耳,字聃”,古人名、字意义相因,则老子之耳必为高寿之相,故本传又说:“盖老子百有六十余岁,或言二百余岁。”相人之俗至少在春秋已有记载,《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晋文公流亡至曹,“曹共公闻其骈胁,欲观其裸”,则骈胁必为异相。晋侯名“重耳”,也暗示大耳与前程的关系。战国时相人之术已成方家谋生之手段,《庄子·徐无鬼》:“子纂有八子……召方九歅曰:`为我相吾子, 孰为祥?'”方九歅便是江湖术士之一员;《应帝王》郑有神巫季咸“知人之死生存亡,祸福寿夭,期以岁月旬日,若神”;《荀子·成相》:“请成相,世之殃,愚暗愚暗堕(毁)贤良”,足见相人术之炽烈及为害之深。《老子》书在战国流传很广,老子其人在方士中仙气越来越浓,把他作为修仙得道的实例来渲染,便成海外一国了。

(二)如果把聂耳国与柔利国联系起来,更能证明上说不误。《海外北经》:“柔利国……为人一手一足,反?(膝),曲足居上。一曰留利之国,人足反折。”此国《大荒北经》又作“牛黎国”,且言“有牛黎之国,有人无骨,儋耳之子。”儋即聃,经言“儋耳之子”,则此国便是老子的子孙之国了。人所共知,老子贵柔,他用了很多比喻宣讲这个思想,如“含德之厚,比于赤子……骨弱筋柔而握固。”所谓“骨弱筋柔”只是一种比喻,平庸的方士不能理解抽象幽深的哲理,只好把它说成反膝曲足的海外一国,而“赤子”、“婴儿”就是老聃之子了。

(三)形天故事见于《海外西经》:“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形天之名虽不见于《山海经》以前的文献,但这一构思的蛛丝马迹犹可寻绎。陶潜《读山海经》诗形天作“形夭”,《太平御览》引《山海经》亦作“形夭”,说明今本“形天”乃“形夭”之误。《淮南子》很多篇章与《山海经》有渊源关系,《地形》篇:“西方有形残之尸”,“尸”、“夷”古通,而“形残之尸”实指“形夭”,取形体夭折残损之义。这使我们想到《庄子》书中描写的众多肢体残缺之人,如《养生主》之独脚右师,《人间世》之支离疏,其为人“颐隐于脐,肩高于顶,会撮指天,五管(官)在上,两髀为胁”,简直就是形天的再现。另外如《德充符》之兀者王骀、申徒嘉、叔山无趾、闉跂支离无脤、瓮?大瘿,《至乐》之支离叔,《盗跖》之无足……庄周塑造这些形象在于歌颂那些体道全真,与流俗和命运抗争的有道之士,犹如今日宣传身残志坚的人物一样,那么形天故事就是《庄子》寓言人物的庸俗化,而不是什么在炎黄斗争中前仆后继的断头英雄神话。今之论者或用文字训诂做凿空之说,或曰“天”训为“颠”,颠为首,故“形天”就是断头,并改“形”为“刑”;或曰惟女性有丰隆的乳房,“以脐为口”是女阴的暗喻。如此任逞胸臆,使人感到加强学术规范的紧迫性。

(四)夸父追日故事出于《海外北经》曰:“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大荒北经》又说他“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并给他谱列世系,“后土生信,信生夸父”。给神话人物做家谱可能受战国《帝系》、《世本》之类著作影响,值得注意的是,《海外北经》的“与日逐走”在荒经作“欲追日景(影)”,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庄子·渔父》:“人有畏影恶迹而去之走者,举足愈数而迹愈多,走愈疾而影不离身,自以为尚迟,疾走不休,绝力而死。不知处阴以休影,处静以息迹,愚亦甚矣。”这是一则宣传清静无为政治的寓言,万料不到在方士手中成为夸父追日的素材。《汉书·艺文志》著录《山海经》十三篇,论者多以《山经》五篇、《海内经》四篇、《海外经》四篇当之,《大荒经》以下五篇不著刘向校书款识,且与《海外经》内容多有类同,乃收集于民间未经整理的篇章,荒经“欲追日影”即令不是故事的原始形态,至少也是传说之一种。

(五)烛阴神话载《海外北经》云:“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下。”故《大荒北经》又名“烛”。战国人对自然界天旋地转、日月推移、云行雨施开始做新的思考,《庄子·天运》一段话足以代表这种倾向:“天其运乎?地其处乎?日月其争于所乎?孰主张是?孰维纲是?孰居无事,推而行是?意者其有机缄而不得已邪?意者其运转而不能自止邪?云者为雨乎?雨者为云乎?孰隆施是?孰居无事淫乐而劝是?风起北方,一西一东,上有彷徨,孰嘘吸是?孰居无事而披拂是?”这一连串的疑问与《楚辞·天问》异曲而同工,人们怀疑大自然背后有一只巨手操纵着它,大自然像人一样嘘吸而成风云。《齐物论》:“夫大块噫气,其名为风”。《庄子》将自然拟人化的地方很多,所以烛阴应该是宇宙观念拟人化的结果。任昉《述异记》:“先儒说,盘古泣为江河,气为风,声为雷,目瞳为电。古说盘古氏喜为晴,怒为阴。”中国盛传的盘古开天地实际上运用的也是同类手法。

类此情形还有很多,看来,《山海经》中的神话真正传自史前的很少,绝大部分是通过历史传说的神话化转变而来,该书所采文献非常广泛,所以中国神话就显出零星片断、不成系统的特点来。


文字来源:《山海经》与战国时期的造神运动,常金仓

图片来源:网络

俯仰终宇宙

不乐复如何


让我们一同回到

洪荒时代

观志异荒诞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阿长与山海经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山海经,山海经异兽录,山海经异兽,山海经故事, 读山海经阿长与山海经读后感 阿长与山海经读后感

欢迎访问mlbaikew.com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拨打网站电话或发送邮件至1330763388@qq.com 反馈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文章标题:《山海经》的神话来历(二)发布于2023-06-29 10:30:4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