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wifi下在线听该课音频,请点击文章底部的“ ”。

下载该课至手机,请下载APP“喜马拉雅听书”后,搜索“显密如意宝”。详细操作方式,可回复“音频”查看。


正法念处经讲记

 

智圆法师讲解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次复观察合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何何奚,是合地狱第九别处。是何业报作集之业,普遍究竟,堕合地狱何何奚处彼见闻知,若人杀生偷盗邪行乐行多作,堕合地狱何何奚处!杀生偷盗业及果报,如前所说。何者邪行边地夷人,于姊妹等不应行处,而行淫欲,彼国法尔,生处过恶。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生合地狱何何奚处,受大苦恼。

比丘观察合大地狱还有什么其他地方他通过见闻了知,还有一处不一样的地方,叫做何何奚,这是合地狱第九个不同的地方。

造集了什么业会堕到这里受报呢比丘通过见闻知,如果有人乐于杀盗淫,而且做了很多这些方面的恶行,那就会堕在这里。关于杀生和偷盗的业果,和之前所说的基本相同,在这里不重复谈杀盗,只说邪淫

是什么样的邪淫恶行感召堕此地狱呢在那些边鄙野蛮地方的人,对自己的姐妹等近亲行淫。当地国家法规承认这样的行为合法,但善恶因果并不按国家法规认定的那样。那些生在陋习邪恶野蛮地方的人,以这个近亲邪淫的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就生在地狱何何奚处受大苦恼。

所谓彼处地狱之中,常被烧煮。阎魔罗人之所挝打,苦毒吼唤,其声遍满五千由旬。彼地狱人未到地狱,在中有中,闻彼吼声。吼声极恶,不可得闻。彼颠倒故,闻彼啼哭,则是歌声、拍手等声、种种话声。恶业力故,闻之爱乐,生如是心:令我到彼如是声处。如是念已,速生彼处。

生到了何何奚地狱常常被烧、被煮、被阎魔罗狱卒殴打,发出苦毒惨烈地吼声。那痛苦的哀嚎声,方圆五千由旬里都听得到。其他地狱罪人还没落到地狱,在中有期间,就能听到这些惨叫嘶吼声,非常可怕,但是听不清楚。由于罪人颠倒的业力,听到这样啼哭声,他认为是什么歌声,以及噼啪拍手声或者听成种种话语的声音。以自身恶业作用力,他听到这些声音后很喜欢,生起这样的念头:我要去那个发出这样声音的地方。这样在命终起这个念想后,识很快就生到了那里。

何因缘有取因缘有。彼中有中,何处何处发心悕取,则生彼心。取彼心已,则生彼处。既生彼处,即于生时得地狱苦,即闻地狱自体恶声。急恶苦恼,无异相似,不可譬喻,受大苦恼。既闻恶声,心重破坏,受大苦恼。

以什么因缘而成就后有呢是由取作为因缘而成就了后有。由具足十二缘起的爱、取、有,能生后有的因具足了,就不得不受生了。在中有时期,只要对哪里发希取心,就会受生那里。只要有了取希求心的那个心,就一定会生到那里。罪人已经受生到了那里,才一出生就要感受地狱的痛苦了。那个时候他就听清了地狱自身体性各种恶感的声音,那急急可怕的苦恼之声,根本没有其他与之相似的声音,无法比喻形容。本来罪人就受着地狱的大苦,闻到恶声之后,心就更加破碎、分裂,受极大的苦恼。

在这种恐惧的环境里,到处是非常可怕的声音。地狱众生的心识非常惶恐,他的心脉就像破裂了一样,各种尖叫、怪叫等惨烈的声音,惊得人整个魂飞魄散。

所谓铁山,名乌丘山,其山炎燃,其炎极高五千由旬,在虚空界。彼有铁树,树有铁乌,乌身炎然,满彼树上。彼山火然,间无空处。恶业力故,常有炎火,炽燃不灭。

当时地狱罪人所处的环境有一座铁山,叫做鸟丘山。这个山有火焰在燃烧,火焰喷射极高,达到了五千由旬。就像世界上最高的火山那样,喷发的火焰一直可以烧到虚空很高的地方。山上有铁树,树上满是身出火焰的鸟。那山上到处燃着火,没有一处空隙。以众生恶业力感召,常常有这样炽燃不灭的火焰。

以恶业故,见莲花林,遍满彼山。彼地狱人,既见莲花,迭互相唤,作如是言:汝来!汝来!如是山上,多有冷林润腻之林,今可共往!

本来是这样极度炽燃无比的火山,但是这些地狱罪人以恶业力,反而见到那是一片莲花林,他们看到火焰山上到处长满了莲花。那地狱罪人见到莲花,就互相招呼,这样说:“你来你来!这座山上有好多清凉的树林、润泽的树林,现在我们可以一起去。”

阎魔罗人,打地狱人;上雨刀石,罪人畏故,走赴彼山。望得救免,望主望归。

当时阎魔罗狱卒还在追打这些地狱罪人,从上面降下很多的刀雨、石头雨。罪人害怕,就往这山里奔过来,希望能得个救护避难的地方,希望有人救,有地方可躲。

如是罪人,既到彼山。而彼山上,热炎遍满,多有炎乌,铁嘴甚利。彼地狱人,如是见已,彼乌疾来,向地狱人。彼地狱人,有炎乌来破其头者、复有乌来取其脑者、复有乌来取其眼者、复有乌来取其鼻者、复有乌来取其颊者、复有乌来取其皮者、复有乌来取其胁者、复有乌来取其足者、复有乌来取其舌者、复有乌来取其项者、复有乌来取头皮者、复有乌来取其喉者、复有乌来取其心者、复有乌来取其肺者、复有乌来取小大肠者、复有乌来取其腹皮、复有乌来取其脐下阴密处者、复有乌来取其髀者、复有乌来取其踹者、复有乌来取足跟皮、复有乌来取足下皮、复有乌来取其足指、复有乌来分分食之、复有乌来分分取肋、复有乌来取胁骨者、复有乌来唯取其手一厢之骨、复有乌来一切身分具足取者、复有乌来取其髓者,如是众乌食地狱人,分分皆食。罪业力故,食已还生。

像这样,地狱罪人来到了鸟丘山。那座山上遍满了炽热的火焰,有很多火焰鸟,有非常尖锐的铁嘴。这地狱人刚一看到,鸟就向着他快速地飞过来,当时就咬破他的头。又有鸟来取脑髓,有鸟来啄眼睛,有鸟来叨鼻子,有鸟来叨脸颊,又有鸟来撕他的皮,有鸟来啄他的胁骨,又有鸟来啄他的脚,有鸟来啄他的舌头,有鸟啄他的脖子,还有鸟抓他的头皮,又有鸟啄他的咽喉,又有鸟取他的心,又有鸟取肺脏,又有鸟取大肠小肠,又有鸟取肚子的皮,又有鸟取脐部下的阴部,又有鸟来取他的大腿,又有鸟来取踹,就是小腿肚,又有鸟来取脚跟的皮,还有鸟来取脚下的皮,又有鸟来取脚指头,还有鸟一分一分地在吃,又有鸟一分一分地啄取肋骨的肉,又有鸟来取胁骨,还有鸟来取他手一边的骨头,又有鸟来取身体的各个部分,又有鸟来吸骨髓。就像这样,很多鸟来吃地狱罪人,一分一分全部都被吃掉了,就像天葬一样,最后全部都吃光了。但是以罪业力故,地狱罪人被吃完了以后,又重新生还。

于彼炎乌,阎魔罗人生怖畏故,乌丘山中,处处驰走,望救望归。上乌丘山上彼山已,以恶业故,炎火遍满,来覆其身。

罪人当时对火焰鸟和阎魔罗狱卒生起强烈的恐惧感,因此就往鸟丘山上到处奔跑逃窜,希望能得到救护,能有个依靠。他上了鸟丘山以后,以恶业力感召,山上到处都是火焰,火覆盖了他的身体。

如是无量百千年岁,烧而复生。是彼作集恶业力故,受大苦恼。

就像这样,经过无量百千年的岁月,烧了又活,活了又死,像这样死死生生不知道多少次。这也是他过去造作积集邪淫恶业力的缘故,受这么极重的苦恼。

若复上到乌丘山顶,山头复有火炎,极高五千由旬,彼炎吹举在空而烧,如烧飞虫。如是无量百千年岁,受大苦恼,而常不死。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

那些罪人又上到鸟丘山的山顶,山顶还是有火焰。那火焰冲天,一直高到五千由旬。这个罪人被火焰吹上天空而烧毁,就像烧空中的一只小飞虫一样。像这样,经过无量百千年岁受大苦恼,但就是断不了命根,一直要这样反反复复地受折磨。乃至恶业没有坏烂,没有朽灭,业气没有消尽,在一切时处不断地受苦。

若彼杀生偷盗邪行乐行多作,恶业受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若于前世过去久远,有善业熟,不生饿畜生之道。若生人中同业之处,一切身分皆悉烂臭,得恶癞病;若得痴病;多有怨对;恒常贫穷;生恶国土。彼作集业,余残果报。

如果乐于杀盗淫恶行,多行恶业的果报受尽了,才从地狱中解脱。如果过去久远前世有一些善业在这时候成熟,那就不必生饿鬼、畜生。假使生在人中,也是有相同业感的地方。身体各个部分都坏烂、发臭;得了麻风病,或者是得痴病;有很多的怨家对头;恒时贫穷;生在习俗鄙恶的国土。这就是过去与姐妹近亲行淫,造作这样鄙恶邪淫业剩余残留的等流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次复观察合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泪火出,是合地狱第十别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杀盗邪行乐行多作,堕合地狱泪火出处。杀生偷盗业及果报,如前所说。

那位比丘还想了解业果状况,接着继续观察合大地狱,还有什么其他处所他通过见闻知道,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叫泪火出,这是合地狱第十个不同地区。

众生以什么业而转生在那里呢比丘见到有人行杀盗邪淫,欢喜做而且大量做,就会堕在合地狱泪火出这个地方。杀生、偷盗的业行和果报,就像前面所说的那样,在这里就不重复叙述了。

何者邪行若比丘尼,先共余人行不净行,毁破禁戒。若人重犯彼比丘尼,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合大地狱泪火出处,受大苦恼。所谓彼处相似受苦,彼苦坚?不爱业作。所谓大火,普炎所烧,眼出火泪。彼泪是火,即烧其身。彼地狱人,受如是等种种苦恼。

那么,是以怎样的邪淫恶行堕入这里呢如果有比丘尼过去与其他人做了不净行,毁破了比丘尼的禁戒。如果有人以轻心,又去侵犯那个比丘尼。这个人以此恶业因缘,此生命终,堕在可怕的合大地狱泪火出处,受大苦恼。

一般来说,果会与业因相似的方式呈现,只是这个感受被放大,强化到难以接受的程度,这都是由不可爱乐恶业召感的。那里的地狱大火普天盖地燃烧,罪人眼睛里流出火泪,泪水是火,流下的泪水又烧灼他的身体,地狱人就是这样受着种种苦恼。

又复更受余诸苦恼。阎魔罗人,劈其眼眶,佉陀罗炭置眼令满。劈其眼骨,犹如劈竹,彼地狱处,如是恶畏。复以铁钩铁杵铁枷,钩割打筑,令身分散。以热铁钳,劈其粪门,洋热白镴内之令满,如是内烧,复有大火外烧其身。内外二种,如是极烧,受第一苦!急恶苦恼,受如是等无量种种,众苦具足。

他还要受其余的诸多苦恼。那些阎魔罗狱卒劈开他的眼眶,把佉陀罗炭塞满眼睛。那时候,眼骨被劈开,就像劈竹子一样,那地狱就是如此可怕,如此恐怖。罪人还要面临铁钩、铁杵、铁枷,他被钩打、切割、打击,身体破散成一块块的。又有热铁钳钳开他的肛门口,再灌入滚烫白镴,一直灌满,之后闷在里面让其烧燃,又有大火在外面烧他的骨头。这样内外两种极度地烧燃,所受的苦最重了。当时地狱罪人被苦逼得很厉害,非常急迫、苦恼。这样的苦要受无量次,每一次具足各种各样的苦痛。

阎魔罗人说偈责言:

内满热白镴,外以大火烧,极烧受大苦,地狱恶业人。

阎罗狱卒还用短语诗偈责备他说:身体里充满炽热的白镴,外面被大火焚烧,像这样被内外两种苦火极度夹逼,感受极大的痛苦,这就是造地狱恶业人所受的罪。

若业生苦果,受恶苦恼报,彼于三界中,不可得譬喻。

造恶业所生的苦果,要感受极度痛苦的恶报。在三界里找不到比喻可以形容这些痛苦。

三种业三果,于三界中生,三过三心起,三处苦报熟。

彼如是业报,于三界中生,因缘和合作,如是异法起。

如心如是行,如是如是转,善人行善行,恶人造恶业。

贪嗔痴为因出生相应的三种果报,投生在轮回三界里。贪等三毒烦恼三心起,这样造业成熟业报就要在三恶趣里受生。造了这样业,果报必然要受生三界。因缘和合就会出现这很特别的果报法,这都是跟过去的业因相应的。心如是地作业,就会如是地运转以及受报。

自在作业,业自在复有,此心业所起,如是爱所诳!

恶心作业恶,彼人来至此!若在地狱煮,彼人爱所诳!

善人行善行,恶人造恶业,都是被心牵引着造业,被业牵引着而感现果,这都是由这个心造业而引起的,一切都是被内在的爱诳骗了,因此说三有都是以爱而结生的。爱是发端,因为爱这个,爱那个,爱色、爱欲等等,就随着爱开始取著,由取造业生后有,这样就被拖到生死里去了。我们之所以会堕到三界里,全是被爱念所诳了。以恶心做很恶劣的行为,这人就投生到这里。如果继续在地狱里被烧煮,那应该知道,这个人就是被爱所诳骗的人。

非异人作恶,异人受苦报,自业自得果,众生皆如是。

汝自心所作,一切如是诳!今为大火烧,何故尔呻唤

不是别的人造恶而使你受果,也不是你造业,别的人来受果。自己的业就是自己得果,所有众生都是这样。自心之所以造业,都是由于信任了自己的诳心,跟随心念造业,被心欺骗所导致的。现在你被大火烧燃,这都是咎由自取,为什么你还这样呻吟号唤呢

阎魔罗人如是责疏地狱人言:汝自作业!今者自受不可得脱!如是一切业果所缚,彼一切业此中受报。阎魔罗人,如是责之,彼地狱人。阎魔罗人如是无量百千年中,如是烧煮地狱罪人。乃至作集恶不善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

阎魔罗狱卒这样呵责开导地狱人说:“你自己造的业必须自己承担后果,没办法脱免。一切都是业果规律决定的,你既然造了那所有一切的恶业,就要在这里受报。”阎魔罗狱卒这样指责那地狱人,之后在无量百千年中烧煮地狱罪人,乃至过去造作而积集的恶业没有坏烂,业气没有散尽,一切时不断地受苦。

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若于前世过去久远,有善业熟,不生饿鬼畜生之道。若生人中同业之处,常有癖病,在其腹中;若身焦枯,形貌丑陋;若守门户,身体状貌,如烧树林。作集业力,余残果报。

如果恶业报尽了,他就得以从地狱解脱出来。如果过去久远前世有善业已经成熟,就不再投生饿鬼、畜生道。如果生在人道有相同业感的地方,他肚子里常常患有肿瘤癖病。身体黑瘦得像焦枯的树干一样。这是过去在地狱里受内外火烧的余残果报,在这一世转人身,还是一种枯焦的状况,形貌丑陋。如果站在门口窗台,他的身像看上去就像烧焦的树木一样。这都是他过去造集恶业余残的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次复观察合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彼处名为一切根灭,是合地狱第十一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杀盗邪行,乐行多作,堕合地狱一切根灭地狱处生。杀生偷盗业及果报,如前所说。

比丘为了通达业相应的果报,再观察合大地狱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通过见闻了知有一处不一样,叫灭一切根处。这是合大地狱第十一个不同的地方。众生以什么业转生这里呢那比丘见到乐于杀盗淫业,多行杀盗淫就会堕落合大地狱灭一切根处。关于杀生和偷盗的业因及果报,和前面所说的差不多,这里就略过了。

今说邪行乐行多作。若人多欲,或于口中;若粪门中;非妇女根,淫彼妇女。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合大地狱一切根灭别异处生,受大苦恼。

 现在要特别解释一下,怎样的邪淫业转生灭一切根地狱如果有人乐行多作邪行,淫欲心很重,或者口交,或者肛交,或者在不是女根的地方,猥亵淫污妇女。他以这个恶业因缘,在身坏灭命终,就堕在灭一切根这个地狱里,受大苦恼。

所谓以火置口令满。以热铁钵,盛赤铜汁,铁叉擘口,打刺令宽,置热铜汁。彼处复有热铁黑虫,虫体炎燃。彼十一处,皆悉火燃,以为炎鬘,在中烧之。虽烧犹活,如是常烧。

这类罪人所受的苦,就是被火炭充满他的口。另外备有热铁钵,里面盛满赤红色滚烫的铜汁。狱卒用铁叉子撬开他的口,再强行打开,刺入,进一步把他的口撑开张大,然后灌进炽热的铜水,让他感受焦灼的痛苦。这地狱里还有热铁般的黑虫,虫子全身都燃烧火焰。这个罪人身体有虫钻入,身体十一处都冒出火,形成了火鬘。罪人在火中被焚烧,虽然这样被烧但还死不掉,始终常常这样感受火烧的痛苦。

热炎铁蚁唼食其眼;热白镴汁,置耳令满;炎热利刀割截其鼻;复以利刀次割其舌;雨热利刀烧割其身,一切诸根受大苦恼。受极苦恼,得不乐报。

而且那里有炽燃炎烧铁蚂蚁咬食他的眼睛,炽热的白镴汁灌满他的耳朵,炎热利刀割截他的鼻子,又有利刀再割截舌头。炽热的利刀如热雨烧割全身,身体诸根都受大苦恼,有极度难忍的苦痛,这地狱的罪人不得不忍受如此苦楚的果报。

彼地狱人,无异相似,不可譬类,今说少分。譬如以灯取况于日,如是地狱受苦亦尔,非有比类。天上乐胜亦无譬喻,彼地狱人。受地狱苦,亦复如是,无有譬喻!何以故天上乐胜,地狱苦重!如是苦乐,今说少分。彼地狱处所受苦恼,坚?尤重。

地狱人这受苦的情形,没有与其相似的,因此无法用人间的苦来譬喻。现在只能这么说一点点,这就好像用灯来比喻太阳,实际上没办法比到一样,地狱里受苦也是如此,没办法真正类比。就像天人快乐无可比拟,地狱罪人的痛苦也无法譬喻。为什么天界那样的快乐和地狱的痛苦都远远超越了人类所知的范畴。这里只不过用一些人间的词语稍稍说一点,实际上地狱的苦难度是根本无法想象譬喻的。

乃至作集恶不善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若于前世过去久远,有善业熟,不生饿鬼畜生之道。若生人中同业之处,妻不贞良,他人共通,唤谋他人而共杀之;若告官人,诬枉令杀;若以恶毒和药而杀;若待其睡以刀等杀。是彼作集恶业势力余残果报。

就像这样,所造的恶业没有坏烂、业气没消尽之间,一切时处都要不停地受苦。只有恶业尽了,才会从地狱得以解脱。

如果在过去久远前世有善业成熟,他就不再投生饿鬼、畜生。如果生在人中有相同业感的地方,感召的果报就是妻不贞洁,不贤良。妻子会背叛丈夫与他人私通,而且还唆使他人一起谋杀自己的丈夫。有的把丈夫上告官府,诬陷丈夫令他被害。有的把毒混在药里去谋杀丈夫。有的等到丈夫睡着以后,用刀等杀死他。这可怕情形都是他过去造集邪淫恶业势力余残的果报。

作集业力果报未尽,不可得脱,会必受之。

造恶所积蓄的业力一旦成熟了果报,那么在业报势力没有穷尽之间,一直脱不出来。始终要被业报缠绕,不得不一次次地受苦。即使已经在无量亿年受了地狱的痛苦,在人间还要感受这样残余的苦报。人世间很多情杀,那些妻子与奸夫共同谋杀丈夫的事情,实际上都是过去邪淫业的报应,因此身口的行为不得不谨慎。应该知道,业力因缘和合的时候,一定在自身上感受果报,这是没办法幸免的。

因此造邪淫业的人,不要想得太美了,说现在人生一帆风顺,美人在怀。这只是业力还没成熟到反噬的时候,终会有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