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学习系列



本篇主题:人生最大的江湖,是这个生死轮回世界,你如何相忘?庄子,用一个字“化”,来解决。——《庄子-大宗师



一、最大的江湖?


笔者释义:


泉水干涸了,鱼儿们相互依偎着,互相大口吐出一点点湿气,一点点唾沫,以此相互润湿,相互苟延残喘,在绝望和郁闷中延续着生命。可是,却不如将过去江湖里的一切,彻底忘记。世间的人们,与其赞誉唐尧的圣明,非议夏桀的暴虐,不如从“大”的高度,将他们都化而忘之。这天地之间,苍穹之下,以大地山川,托载着我的形体;以“活着”的样子,令我不停地奔波劳碌;以“衰老”的样子,令我最终病体危危,不得不最终放下;以“死亡”的样子,令我彻底回归安静。所以,真正用智慧去面对死亡的人,才是真正会生活的人。



原文摘录: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死也。



笔者注:


在《庄子》内七篇中,笔者以为《齐物论》和《大宗师》,为重中之重也。所以,毫不夸张地讲:如果一位学人,能够将此二篇,彻底通透通达,则将一通百通。如果说,《齐物论》中,论述最多的是“物无非彼,物无非是”之“二元对立”,《大宗师》中涉及更多的,就是“二元对立”中的最大之事,生和死。然而,古往今来的儒释道三家中,能将生死堪破的,又有几人呢?而上面的这一段摘录,就是出自《大宗师》;说实话,这就是《庄子》难懂的最深之处;也因此,这一段落中出现的成语,“相濡以沫”、“相呴以湿”、“相忘于江湖”,世间的人们,甚至大量的庄学粉丝、学者、教授等等,对其的解读和理解,可能大量地都是错解和扭曲的,用错了地方。


在所有的二元对立中,一切之一切,莫大于生死。生死大事想明白了,自然会知道该如何“相忘于江湖”,自然就知道该如何“两忘而化其道”。诸位试想:当生死之事都想开了的时候,还有什么想不开的?一切一切的“相呴以湿”和“相濡以沫”,都将不在话下。反之,当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还在斤斤计较、还在怨声载道、还在牢骚满腹、还永不知足时,一定是没有经历过淋漓的鲜血,一定是没经历过生死。生生死死,以及反复生死轮回的这个“大块世界”,才是我们最大的“江湖”。把这个江湖看破了、想开了,才是庄子真正的“江湖相忘”。



二、生死,如何相忘?


在《大宗师》中,对生死之事,庄子讲得最多,笔者只是挑选了其中的一个故事,以意译的形式来分享给大家;或许,看完之后您会有所感悟;但是也应当清醒:一篇文章所带来的“感悟”,只言片语所带来的共鸣,和“真悟”和“大彻大悟”还是要差之千里的。



笔者释义:


有一天,子祀、子舆、子犁、子来四个人在一块聊天:谁能够觉知到万事万物的本然,能把“”看作是头颅,把“”当作脊柱,把“”当作尾巴骨,能够通晓生死存亡浑为然一体的道理,我们就是大道知己。四个人都会心地相视一笑,相对无言却心有灵犀,从此成为生死莫逆之交。



原文摘录:


子祀、子舆、子犁、子来四人相与语曰:“孰能以无为首,以生为脊,以死为尻,孰知死生存亡之一体者,吾与之友矣。”四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遂相与为友。



笔者注:


在后续的段落中,就描述了子来如何面对死亡的临终过程。


很快,子来就病入膏肓;他的妻子孩子们都是围在榻前,伤心流泪;子犁前往探望,对他们说:“唉,你们要远一些,不要惊扰到他自然变化的生死过程。”之后,子犁靠着门跟子来静静地聊天:“子来你看,造物主多么伟大啊,他要把你变成什么呢,要把你送到何方呢?变化成老鼠的肝脏吗?或者是昆虫的臂膀吗?”


子来静静地对大家说:“子女父母的要求,无论东西南北,他们大多都会顺从随愿。而宇宙天地,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岂不就是更大的父母吗?现在,大自然让我靠近死亡而我却不听从,我岂不是就太蛮横了,怎么就不能顺从随愿了呢?大地山川,托载着“我”的形体;让这个“我”,以活着的样子,不停地奔波劳碌;以衰老的样子,承受苦病交加,不得不最终放下;让这个“我”,最终以“死亡”的样子,去回归彻底的祥和宁静。我之所以有着最佳的生存之道,有着最佳的生命乐趣,都是因为:我知道凡此种种的“生、老、病、死”,都是一回事;我知道如何最佳地去面对死亡,最佳地去接近死亡,最佳地去欣赏死亡。所以,我的“生存”和“死亡”,其实都是上天恩赐的好事。这天地自然,就好似一个无穷无尽大熔炉;而我们大家呢,只是其中被不断冶炼的铁水而已。但是呢,如果铁水很任性,总想任性地自由流动,跳出大熔炉说:‘我一定要成为某某”“莫邪’那样的利剑。那么这样的铁水,对抗的是天地的力量,注定了就是结局不祥。如今我们人类呢,一旦开始有了人的形状,就说‘我是人、我是人’、‘我要长生不老、我要长生不老’,那么造物主就也一定会认为这样的人:在违背自然规律,也会结局不祥。如今,我顺从造物主的天意,来自然顺化我的样子,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于是子来,似熟睡入梦一般,离开了人世;却又仿睡梦中忽然醒来,回到人间



三、佛家的看法?


关于《庄子》与佛陀,笔者也是一言难尽;从表面上看,《庄子》涉及到了生死,佛家更是要涉及生死。但是,从最终的彻底和究竟的角度,两位圣贤还是有着根本的区别的;而且,这种区别差异非常地巨大,对比鲜明;表面上差之毫厘,实则差之千里。笔者简列如下,仅供参考:


第一点:很多人不知,《庄子》中的很多精华的论述,其实也是佛法;佛家经典中,也有类似的论述;只是名称名相不同,但是异曲同工。


第二点:《庄子》中,有着很多“化”的观点,“造化”、“物化”、“怛化”等等;庄子的很多解决方案,都是顺其自然的“化”。但是问题来了,有“化”,则必然有体,有体方可“化”;比如上文中,子来若真的要化成“鼠肝”和“虫臂”,具体该如何怛化呢?化的规律是什么呢?为什么人只能生出人,而生不出老鼠?老鼠呢,也自然生不出昆虫呢?比如,子来若果真变成了一鼠之肝或一虫之臂,那么一鼠之肝和一虫之臂的将来,又将“化”成什么、“化”到何方呢、“化”的规律是什么呢,庄子没有进一步解释。可是,在佛法的“大乘中观唯识”体系当中,却是万分地清晰、明确、可以试验证明的,成体系来解决这个问题。


第三点:《庄子》中的很多智慧思想,已经非常地接近佛家的“辟支佛”,也就是“缘觉乘”行者。而这一点,也是佛家宗与庄子水乳交融的一个根本原因。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自大乘菩萨初地以后,佛家就会有着成体系的,可以在现实社会生活中可操作的,利益更加广大众生的实用做法;比如净土宗和密宗的很多修持方法,普通老百姓可以常大学教授也可以常用。但是,《庄子》的历史实践证明,《庄子》更加适合少数的、无师自通的读书广博之人;禅宗参禅,亦如是。而对于更加广大的“曲士”凡夫、普通老百姓,《庄子》则还没有成体系的,可以现实操作的普及做法。


第四点:《庄子》讲“物无非是,物无非彼”,讲“彼出于是,是亦因彼”,乃至“道枢”的观点,在我们国家的思想智慧体系中,与佛家的大乘中观已经是万分地接近;但是,依然有着本质的不同;而且这种差异是非常巨大的。正如阳明所说:圣人之别,只在毫厘之间;可是圣人之间的毫厘,对广大普通人而言,终其一生也或将是天涯永隔、差之千里。


第五点:《庄子》讲不辩,或者说不辩也辩;这一点,和佛家的小乘部分很类似;佛家小乘阶段,在你还没有能力深入大乘的时候,的确是要求“无诤”和“不辩”的;但是,佛家的“大乘因明“部分,则是要“辩”;而且,会是更加具体,更加深入,更加庞大的“立、破”辩论体系。


第六点:《庄子》讲“撄宁”,也讲“心”和“坐忘”,但是,关于更加具体的、成体系的修持方法,庄子没有说,而佛陀的禅修体系,则更加地有次第、更加的完备、更加地广大而深入。


第七点:同时呢,笔者也深切地感到:《庄子》反过来,也曾经对中国佛教,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尤其是佛经翻译。我们至今在很多佛经当中,比如《阿含经》、比如《楞伽经》、比如《四十二章经》等等,其的大量用词、意趣都是非常的明显,译经家使用了庄子的语言。这是因为,佛法初级阶段中的很多甚深意趣,也的确是言语道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有《庄子》,最为相应与接近。比如,禅宗的公案故事,则相当于《庄子》的寓言、重言和卮言;同样,名称、名相不同,但意趣接近或相同,异曲同工。


第八点:关于大乘佛法与《庄子》的异同,普通人很难理解;这是因为,我们必须能够将双方的,成体系的经典吃透后,还要必须经历在生活生命中的实际淬炼过程,才能最终露出顶峰的差异;言外之意,不爬山,不爬山爬到一定的高度,巍然屹立的群峰,从山脚向上遥望,似乎都是巍峨壮丽、相差无几;但是,攀登最高峰的辛苦过程如果你没有,你就不会亲眼看到:即便是群峰耸立,山峰与山峰之间,也会差之千里。

防采集机制启动,欢迎访问mlbaikew.com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拨打网站电话或发送邮件至1330763388@qq.com 反馈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文章标题:最大的江湖?(读庄子-12)发布于2024-02-23 12:05:52

相关推荐